mooff

/KKL/
双花/kontim/jaydick/jaytim/米英领/骑士p/leo/盾冬/JD/JC/布茸布/安娜徐/布特莉

突然就想记点什么…怕自己好了以后忘了。


严格算起来到现在病了也三年了,期间不管是我自己还是家里人都没有过“这是病”的想法。三年下来每一天都很难熬,但我性格如此不愿意跟任何人谈论自己心理上开始出现的一些变化。毕业之后回到家越发痛苦,几乎每天都在哭。期间离家去外地待了一个月,回来以后并没有好转,这时候终于开始直面一切。


在外地那段时间,一次出门我哥聊到了我跟我爸的矛盾,我克制不住自己在街上大哭起来,他觉得很莫名其妙,嫂子拉住他不让他说。其实我在哭什么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九月份某一天跟他们又吵了起来,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哭了一整晚,想着为什么会是我呢?我一直以来都是那么活泼的一个人,现在却阴沉沉毫无生气。哭着哭着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打开手机开始查。一路看下来越发紧张,当我发现我这几年的所有表现都有据可循的时候突然有点无法呼吸,但是又有点庆幸,却还是无法对我妈说出口。


十月出门一趟再回家的时候跟他们矛盾越发激烈,我几乎每过一天就要把自己锁在房里,然后快要彻底崩溃的时候我找了师父,她说沫沫你应该去看医生。我说我不敢,我怕。她说你怕什么呢,没关系呀,这只是因为你病了,病了就要去看医生。后来我想清楚了,我说好,我去跟我妈说。然后缩在床上又哭了一整晚。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妈已经去上班,跟我爸又吵了一架,于是继续哭个不停直到我妈回家。


我说妈,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我妈看着我,眼泪就掉了下来,说,你说,我听着。我一边抹眼泪一边哑着嗓子跟她说我想去看看心理医生。说出来的一瞬间我突然觉得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了,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压倒我了。然后我妈抱着我说好,我们一起去。说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什么都不愿意跟我说,当年你才十四五岁,你憋了那么多事情直到现在才告诉我。说你才那么大,一个人怎么可能承担那么多。


我想了想,嗯对,是那时候埋下的种子,但是变成现在这样是我自己造成的吧。


再后来去了医院,看见诊断书的一瞬间我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开心和兴奋,你看啊我是病了,不是无缘无故的,病了就一定会好的吧。到现在吃药也吃了快一个月,发病少了些,虽然上个星期又大哭了一场,但是间隙越来越长了。这样下去应该会渐渐好起来了吧。我总有一天会开开心心的面对阳光,会用一种温和的态度去直面这个世界,我会快乐的迎接未来。


嗯我会好的。


评论(2)

© moo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