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ff

/KKL/
双花/kontim/jaydick/jaytim/米英领/骑士p/leo/盾冬/JD/JC/布茸布/安娜徐/布特莉

【织太】他说

爱你,real爱你。我不管,我就当糖吃了。这个人鬼情未了深得我心,想下楼奔跑在雨中大声尖叫。呜,你是个好人,谈恋爱真好啊真好啊真好啊谈恋爱为什么这么好【大哭
我觉得我有点儿语无伦次了,我晚上要去床上吃五十遍()爱你,real爱你,爱你十万年【比心
织太…织太…织太怎么这么好的【哭

P:

 @MOF。  我尽力了,快要自己把自己捅死了。喏,织太【


————————


他说


is-菅野よう子 / POP ETC




太宰治说,我要去死了。



织田作之助右手拿着水果刀左手熟练地转着苹果,两分钟削好一个,准备放进嘴里的前一秒被一只缠满绷带的手抢了过去,织田作之助半张开的嘴就那样合上了,呆呆地看着抢走他苹果的人口齿不清地强调,我要去死了。


织田作之助把水果刀收起来,没听清楚一样不过心地搪塞了一句,噢,这次又准备去祸害谁?


太宰治不满地鼓起腮帮子,继续口齿不清嘟嘟囔囔,什么祸害谁,我哪有祸害过别人,我这种正直善良又年轻有为的青年这个世界已经不多了你要好好珍惜知不知道,云云。


那你还要去死。织田作之助看着绷带缠身的太宰治,顿了顿,把这句话又咽了回去。他站起身,顺手接过啃完的苹果核扔进垃圾桶。太宰治趴在桌上开始打盹。他看着他。太宰治一直都在寻死,那么多自杀的方式他都尝试过,跳楼跳海开开心心地往枪林弹雨的地方跑,最后还是裹着一层绷带笑嘻嘻地回来跟自己说,抱歉啦,还是没死成。织田作之助不做声。稍微动用一点能力他就可以用天衣无缝看到几秒以后的未来。他好多次想跟太宰治说,说些损人的开玩笑的,不着边际的话。后来他想了想,对着趴在桌上打盹的太宰治说,要不,我们去看海吧。


太宰治当然是答应的。他们之中织田作之助提出些什么的时候太少了,少的可怜。太宰治左手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就是拆了绷带的手臂上多了条骇人的疤,织田作之助看着那条疤又看看在眼前的海。说实话秋天还剩个尾巴的季节不适合来什么海边,两个人都被吹得没了表情。太宰治说织田作呀织田作,你这是大秋天的找罪受,织田作之助说反正不是我一个人找罪受,太宰治说,对呀,你还找了一个陪你的,织田作之助终于笑了,边笑边看着太宰治说,而且对方还答应了。太宰治看着笑着的织田作之助,被海风吹着拧巴成一团的眉毛眼睛鼻子,突然也笑出了声,然后直直地看着织田作之助说,织田作,你知道这叫做什么吗。织田作之助有些没反应过来,随口回了一句,什么,难不成你想说你情我愿?


对,你情我愿。太宰治大方地承认,说完又把风衣裹紧。织田作之助看着他。刚解掉绷带的手臂和还没有解掉绷带的额头。他想起很多,好的坏的,后悔的和不后悔的,刚刚那句你情我愿挠得他内心痒痒,没抓住的手又想着伸出去。太宰治跟他说要期待些什么,他就惦记着,削苹果的时候惦记着,帮太宰治披上毛毯的时候惦记着,拿起武器挥起拳头的时候也惦记着。好多时候他都不说话,太宰治笑得没心没肺跑过来跟他说,哎呀今天又没死成,他嗯了一声,然后端起酒杯继续喝。太宰治说他们是你情我愿,他也不说话,嗯了一声。


太宰治又开口,那么多种死法恐怕就被海风吹得冻死我还没有试过,不过今天夜算是试了一回。织田作之助终于开口,我们回去吧。太宰治哈哈笑了两声,转头问他织田作你都不冷的吗,织田作之助说不,我不冷,你冷我们就回去吧。说完想去拉太宰治手臂,太宰治不动,说这样吧织田作,你把外套脱下来借我披着。织田作之助想了想,说好。太宰治披上织田作之助的外套,裹得更紧,三秒钟之后抱怨道,我说织田作,你这外套一点都不管用的好不好。


织田作之助听很多人说过,类似最可怕的还是我们自己一样的所谓至理名言。他想反驳太宰治,说我的风衣比你的厚多了都大方地借给你了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可是太宰治说他们是你情我愿,他就把这句话又吞了回去。他突然想起来他想跟太宰治说什么,关于生生不息和恋恋不绝,生活总要继续,20多岁的太宰治还在继续着他不断寻找死亡的路程,而他也要继续下去,逃离世界的桥段固然动人不过似乎不太适合你情我愿的他们。


结果还是不知道谁救了谁,织田作之助最后想。他想告诉太宰治,就像太宰治说要期待些什么一样,被太宰治抱在怀里的时候他总算说了出来。没有结局的小说和没上膛的子弹,都是一样的。




太宰治裹着他的风衣,他要活下去,织田作之助突然想,单枪匹马往圈套里跳的时候他也这么想。他要活下去。世界上最可怕的还是自己,人们经常这么说,织田作之助左胸的跳动早就不在了他也能帮太宰治削苹果盖毯子还过来看海把风衣借给他穿,听着太宰治讲侦探社来了个小鬼头讲芥川又别扭地跟他作对,织田作之助不做声。大部分时间他都不做声。后来太宰治终于决定离开海滩,他把风衣还给织田作之助的时候说穿上吧,看你挺冷的。织田作之助没有接,我不冷,你穿。这次换太宰治不做声了,织田作之助摒着呼吸等着他的回答,太宰治抬起头,轻轻地说了一句,织田作,笑一个吧。




好。


织田作之助这么说。



评论
热度(48)
  1. mooffP 转载了此文字
    爱你,real爱你。我不管,我就当糖吃了。这个人鬼情未了深得我心,想下楼奔跑在雨中大声尖叫。呜,你是

© moo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