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ff

/KKL/
双花/kontim/jaydick/jaytim/米英领/骑士p/leo/盾冬/JD/JC/布茸布/安娜徐/布特莉

【真凛】所谓爱

嗷。甜。齁。我牙疼。大概明天起来半边脸都要肿。【冷漠.jpg
谈恋爱真好啊…你们真好啊…麻口凛真好啊…甜心真好啊…同居真好啊…甜心真好啊…打个啵儿真好啊…甜心真好啊…麻口酱真好啊…凛凛真可爱啊…甜心真好啊…
甜心love【比心心。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 are my super star!!!!!!

P:

 @MOF。 亲爱的16岁生日快乐么么哒!!!


答应你的难产hin久的你不准嫌弃的麻口凛【。


哎,好想谈恋爱。




————


所谓爱






松冈凛时隔半年再次见到橘真琴的时候,想都没想就说了一句,你是不是傻。


 


橘真琴当时拖着一个大箱子站在悉尼机场的到达口,身上穿的明显是初夏的衣服,松冈凛特别想对他说,现在是六月你他妈飞到南半球就穿一件短袖有没有常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四处张望的橘真琴发现,然后对方在深夜的机场里夸张地朝他挥手,大喊了一声,凛!松冈凛停下脚步站着不动,看着橘真琴拖着厚重的箱子大步大步地朝他跑了过来。


现在是六月低,外面下着澳洲难得一见的大雪,松冈凛收到消息之后脑袋又三秒钟的空白,等意识到自己子干什么的时候已经拿起钥匙冲出了家门,一路上他无数次翻看手机放大屏幕好确认那条消息不是假的,橘真琴说他来了,他来找他,现在他站在了两步开外的地方,看着松冈凛笑着说了一句


我回来了。


 


松冈凛是一月初离开的日本。当时刚结束全国大赛,上一个赛季的超水平发挥让他在这一个赛季备受瞩目,结果还是以第四名的成绩无缘世界大赛。松冈凛知道自己没有发挥好,跟教练道了个歉就拿着自己早就办好的签证订了飞澳洲的机票,跟谁都没打招呼。羽田机场的大屏幕上时不时闪过新闻消息,某某运动健将宣布退役,将于三个月之内与未婚妻举行婚礼。松冈凛手里拿着刚打好的登机牌摸出耳机把音量调到最大,心里想着可能教练又要骂人了,说他发挥失常没有拿出最好的状态,说他游泳的时候总想些别的事情,还有什么,啊对,上次练习的时候还说他要是再这样下去下个赛季不让他上接力了。松冈凛胡乱地开始回忆起了练习的时候,心想要不我就这样退役算了反正也游不出什么好成绩了。飞机起飞的时候松冈凛把脸贴在窗户上想不知道那些媒体又要怎么揣测他,分析他的失误和离开,他倒是无所谓,他有所谓的事情本来就没有几件,吃好睡好游泳游得痛快,还有橘真琴。松冈凛开始想,想橘真琴想他们的事情,想那个人马上要和别人携手约定此生,而自己却坐在飞往澳洲的飞机上逃都来不及。


六个月,松冈凛在澳洲度过了夏天和秋天,清晨去公园跑步和每一个见到的人打招呼,下午去体育馆游泳,偶尔教教小朋友学着橘真琴当起了教练,傍晚去海港散步,听着海鸥的声音看着出航的船只回港。会想起橘真琴想起小时候想起他们一起游泳,想起他对着他笑。松冈凛觉得每次不告而别抽身就走的都是自己,他想橘真琴大概生气了,可能还在手足无措地满世界找他的联系方式。


自己大概是太依赖他了,松冈凛想,不然也不会这么难受。


 


松冈凛没有问他未婚妻呢你的婚约怎么办,橘真琴拖着行李箱走在他身后,穿着松冈凛不合身的外套开始回顾往事,上次来还是好多年前了也是凛带着我到处转,云云。松冈凛沉默着听着他说话,突然身后的行李箱的声音没有了,松冈凛觉得手臂被抓住,转身想问橘真琴怎么了,然后看到橘真琴直直地看着他。


怎么了…?松冈凛问他,但是对面的人抓着他的手臂不放,他听着橘真琴慢慢地开口,说,我一直在找你。


半年,他们半年没有过联系,松冈凛不知道橘真琴怎么找到自己的怎么知道自己的联系方式的,他也确实没有断了他们所有的关联,他来澳洲第二个星期时候跟江有了联系,后来主动跟教练发了邮件说明了状况,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是橘真琴像现在这样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还是别的什么。松冈凛说,抱歉没有联系你,你也知道我那个时候状态不太好。


不是这个,橘真琴摇头,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后来发生的事情有点在松冈凛的意料之外,他花了两秒时间确认状况,自己确确实实是被抱在了怀里,被橘真琴抱在了怀里。


久等了,凛。


橘真琴在自己耳边这么说道,松冈凛觉得可能自己一直在期待着,期待着他期待着一个拥抱一句话,自己确确实实被需要着被牵挂着。他知道自己只有第四名的时候没有哭,知道橘真琴要结婚的时候没有哭,一个人呆在澳洲这半年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那么多时候他都不哭弄得他以为他自己有多坚强,可是橘真琴出现了,松冈凛等了半年,从夏天到冬天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的时候,橘真琴出现了。


嗯,被抱在怀里的松冈凛这么回答他,想自己真的太没出息了,当年那个气势汹汹要去证明实力的自己哪里去了,被一个拥抱一句话就弄得心神不宁,始作俑者还笑,笑着说凛你别哭呀,衣服都被你哭湿了,松冈凛想他不管,反正到时候洗衣服的不是他。


 




后来橘真琴就住了下来。松冈凛的房子不算很大,本来就是租的单身公寓现在住着两个大男人总归是挤了一点,不过还好,橘真琴说,两个人挤挤不是很暖和吗正好现在是冬天,松冈凛翻了个白眼也不反驳。说实话自从橘真琴来了之后松冈凛的睡眠质量直线下降,每天不把自己当外人地掀开被子往里躺,躺下之后还拍拍床说凛你快来睡觉,松冈凛想说睡个头啊这怎么睡又睡不着,橘真琴看着他笑他就把这句话憋了回去,嘟嘟囔囔地往橘真琴身边躺了下去。困不困是一回事,松冈凛是真的睡不着,更何况橘真琴一只手还搭在他的腰上,推开也不是翻身也不是,就这么躺着,听着旁边的人的呼吸声渐渐平稳,松冈凛想他可能睡着了就翻过身去看着橘真琴,松冈凛觉得自己大概是着了魔,不就是个橘真琴吗有什么好看的,没多一个眼睛没多一张嘴,长得还没自己好看看他还不如去照镜子,自己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内心小剧场不晓得演了多久,松冈凛一点睡意都没有,然后对面的人突然开口吓得松冈凛半死,半睁着眼睛压低着声音说,凛,这么看着我我睡不着的。


松冈凛一个起身拨开橘真琴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慌忙不迭地往浴室跑,边跑边结巴着说,我、我去泡个澡,背后传来橘真琴的低笑声。他看着镜子里那个脸红得不正常的人开始自我反省,丢脸,太丢脸了,松冈凛啊松冈凛,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没办法,说了要泡澡就不能不泡,松冈凛把水放好半个身子进了浴缸才发现自己没拿内裤,可能今天黄历上写了诸事不宜,于是松冈凛泄愤一样地大喊,橘真琴!


然后橘真琴推开门进来问,怎么了,松冈凛尽量不看他的眼睛,用平静的声音说,你帮我拿条内裤过来。果不其然对面的人开始笑,还笑得停不下来。这么严肃的一件事情有什么好笑的,幼稚!橘真琴把内裤拿进来了,还在笑,走到浴缸边上蹲下来拨了拨水,说水都凉了还不起来要感冒的。松冈凛被这么一说真感觉水变凉了,但是橘真琴一直站着不走他怎么起来,他说你先出去,可是橘真琴蹲着不动,说你先起来我就出去,松冈凛奇怪了,你先出去啊你不出去我怎么起来,橘真琴还是一动不动,说你先起来,看着你起来我就出去。


两个人开始较起劲来,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让着谁,橘真琴平时没脾气,但是倔起来也是跟他松冈凛一样九头牛都拉不回。然后橘真琴叹了一口气,把手趴在浴缸边上凑到松冈凛面前,一双墨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苦笑,凛,你在躲我吗。


 


松冈凛这半年时常会想,想自己对于橘真琴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跑步的时候想教小朋友游泳的时候想看着夕阳西下的时候也在想,满脑子都是橘真琴。他几乎是狼狈地从日本逃到了澳洲,没有前兆没有跟任何人说,可是来了之后又开始期待。他想起跟江打电话的时候她说真琴前辈在满世界找你,松冈凛的坚持就开始动摇。他记得橘真琴跟他说凛你不要再一句话不说就抽身就走了,他觉得自己在被需要,可是听说橘真琴要结婚的时候他怎么想怎么都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送上祝福这种大度的事情他才不要做,他都大方地自动退局了都大老远地从日本飞到澳洲了,结果还是橘真琴,让他慌了手脚乱了阵局。


橘真琴执拗地看着他,松冈凛本来就不坚定的立场像垮掉的城墙一样变得支离破碎,好好好我认输,松冈凛叹了口气这么说。他想起橘真琴出现在悉尼机场的那天晚上,穿着反季节的衣服带着一脸焦急,他想起橘真琴抱着他说让他久等了对不起,江跟他说,说真琴前辈全世界地找他,还说对方的家长说只要他飞澳洲就解除订婚,真琴前辈二话不说就订了机票飞过来找他。


哥,你快点回来吧。江对他说。


两个人不知道这样对视了多久,松冈凛胡思乱想完了真的觉得水有点冷了,橘真琴突然开口说,凛,我可以吻你吗。


 


熟悉的气息凑上来的时候松冈凛想自己应该是要拒绝一下的,这样岂不是太便宜的他。可是最开始认输的是自己,从他看到橘真琴消息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没了所谓的立场,橘真琴出现了,带着他的选择,告诉自己他决定走这条路,然后等着他,等着松冈凛心甘情愿,一败涂地。


 


 


松冈凛觉得日子过得恍恍惚惚的。像是辞不及防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他会告诉你今天起风了多穿点衣服,晚上我们吃火锅好不好,衣服我洗掉了可是突然下雨了,家里没酱油了盐也快见底了我们晚上去超市买一点吧。


松冈凛每次看到橘真琴认认真真忙进忙出的时候总觉得不真实,半年的时间足够放下一些东西了,可是松冈凛选择了想念,想着想着人就真的来了,像是一个被封装好的礼物,突然就出现在他的身边,那些伤心难过就像假的一样。他想告诉橘真琴,告诉他好多事情,公园里面经常去跑步的大叔其实一只耳朵不太好,门口开面包的夫妇特别喜欢他每次去买面包总会多放一个牛角,那家日料的老板其实人很好只是看上去有点可怕,好多好多,想说的想做的,为什么自己要来澳洲,这半年都发生了什么,他一个人的时候都会去干什么,他学着橘真琴做教练的时候都想些什么,可是他看到橘真琴就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一个人的时候经常去晨跑的公园里面的大叔都认识橘真琴了,经常去的面包店的老板娘会亲切地跟橘真琴说起新出炉的面包要不要尝尝,上次一起去日料店吃饭,店老板拿出一碟凉菜对橘真琴说,你男朋友很喜欢吃这个你尝尝我请你们的。


不知道算快还是慢,港口吹过来的风已经没有去悉尼机场接橘真琴那天晚上一样凉了,松冈凛看着归航的船,又看看站在身边的橘真琴,突然就说了一句,真琴,谢谢。


橘真琴有点疑惑,但是又笑了起来,说,怎么了,突然。


松冈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着橘真琴笑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想了想,还是回了一句,没什么。


一整个冬天,从下第一场雪到冰雪融化,热热闹闹平平静静的几个月,松冈凛觉得他得到的已经比预期的多太多了,他本来在乎的就不多,吃好睡好,能痛快地游游泳更好,还有就是橘真琴。


刚开始的胡思乱想被一直站在旁边没怎么做声的橘真琴打断,凛,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什么?


橘真琴靠了过来俯下身子,转过头来看着松冈凛,墨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说,在想你呀。


你走的第二天我打了好多电话给你发现已经变成了空号,然后我去问你教练你教练说你比完赛就没有出现过,问江她说你最近都没有联系她,然后遥啊宗介那边问了一圈,我才发现我把你搞丢了。一个大活人被我搞丢了。虽然你以前干过类似的事情,但是好歹还有联系,我晚上都不敢睡觉,生怕你打电话过来,然后我满世界找你的时候江对我说,你终于跟她有联系了,可是我问她你在哪里她又不肯跟我说,我就想你一定是不想我找你。我取消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婚约,到处搜寻你的消息,后来终于知道你在澳洲。凛,你知道我当时想什么吗,我想我一定要来见你,到达悉尼机场的时候我生怕你不会出现,我在飞机上一直在想,你会不会出现,会不会又把我扔在那里就走,可是你出现了,我真的好开心。凛,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会觉得,就算靠得再近抱得再紧也还是有距离,还是觉得不够。我可能太习惯你触手可及了,凛,我经常会想,我在凛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凛在这里都在做什么都在想什么,凛想要我做什么。凛,我才要对你说谢谢。谢谢那天晚上出现,谢谢你让我留在你身边,谢谢你让我遇见你。


这大概是这一段时间松冈凛听到的橘真琴说的最长的一段话,他看着橘真琴,想说的话像是要爆发一样卡在喉咙,他觉得有点呼吸困难,鼻头有点发酸。


橘真琴笑了起来,说凛你以前可没有这么爱哭的。


他想对橘真琴说你都把我宠坏了,太没出息了,动不动就哭哪是他的作风。


橘真琴握住松冈凛的手,凛,温和的口吻一如既往,我们回家吧。


 




嗯、他回答道。


 




————


设定:麻口被逼婚,被订了一个婚约,凛凛从江那里知道了这件事不是麻口决定的,所以后来什么也没问


————


最后亲爱的生日快乐么么哒!



评论
热度(32)
  1. mooffP 转载了此文字
    嗷。甜。齁。我牙疼。大概明天起来半边脸都要肿。【冷漠.jpg谈恋爱真好啊…你们真好啊…麻口凛真好啊…

© mooff | Powered by LOFTER